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色情武侠  »  神功!好大根作者ddkei.com白纸

神功!好大根作者ddkei.com白纸

时间:2017-12-29



「二舅,你真的确定这成吗?」我头上冒冷汗,嘴里又期待又怕被伤害的问道。

「小子……依照这副药的成分,是害不死人地,不过,你真的想试吗?」

舅舅操着怪怪的山东腔,顶了顶老花眼镜皱着眉回答着,真天杀的,如果不想试还问你干嘛,老头要死不死把这玩意说得『如此神奇』,用这种东西来献宝似的……

对了,忘了先说,我二舅是开跌打中药馆的,叫名不见经传大效堂,在台北这种怪名字是十步一家……我们现在在讨论的,是一本就垫在这张麻将桌下的成年破书。

「你这不是玩你侄子吗?给了我希望又一副百般为难的模样…」我忍不住数落道。

「小子…不是俺说,这本书俺得来的好辛苦,可也已经过了二十多年头,有没有效跟俺这招牌可没关……」气死人的老头子,说话语无伦次,书有没有效跟二十年、三十年有什么关系啊!难不成,书还有保存期限?

真是的!要不是最近诸多不顺,我也不会跟二舅瞎扯『求书』来着。

不说这,先说说哪些事不顺好了……

半年前,我被刚上任的女总给炒了,不是床上炒、是桌子底下炒,真他妈的衰,老子活到今年二十六有三,竟然还被小我六岁的老板女儿给炒鱿鱼…真是够气的。

你知道为什么吗?就因为我在茶水间里装咖啡时不小心看到她正在穿内裤…怎么穿?我当时在桌子底下找掉了的奶球,一抬头,竟然看见她正光着屁股穿内裤!

喂、喂…妹妹……这是茶水间耶…

大概,这就叫做飞来横祸…不,是飞来缝祸……女人有什么缝你还用问吗?

这妮子仗着老爸有钱,第二天二话不说我就得卷铺盖了。

这还不够气呢,四个月前,我跟那脸上满是豆花的『前』女友刚分手,我跟她一共交往三年十个月又六天过四十三个小时…原本,配上我这样英俊潇洒的男人她应该心满意足、了无生趣的,没想到,她竟然背着我偷偷交了一个黑人……

这……这…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,堂堂五尺以上男子汉,活到现在二十五有四,竟然被这满脸红豆女给出卖了,竟还背着我开起黑扁帽工厂来,当下,我当然毅然决然的把她给开除了。

这个臭婊子回来收拾东西时,一面还不停的说……我这个人什么都好、忠厚老实…就是那话儿太小,一点感觉都没有,真他妈!要不是你走得快,我就妈的打到你鼻青脸肿、七孔流血!什么叫忠厚老实……呸!

为了这,我还特地拿尺出来量,三寸三,不就是三寸金莲好长枪?刚刚好亚洲铁男儿size,日

本a片标准不也都这样吗?顶多长一丁点啦,不要太挑剔嘛……

根本是你自己臭屄太松,可不是我的问题…气死人的烂问题,亏我长得一表人才、高有百八负二旬,交到我是你福气,讲这还算人话吗?

这还不是最气人的……三个多月前,我的好友小明来找我,原本失业在家的我,只身离乡背井的…就仅存这辛苦贷款来的小套房,本来是打算跟那臭婊子一道住,但现在也就算了,小明因为刚由高雄上来台北投靠,我也就只好暂时先收留他。

小明是玩股票出身的,还是搞期货、选择权什么的…这我都不懂,我是搞硬体的,会硬的东西我才懂,这名堂我可就不懂了。

「阿忠啊…现在后sars时代,买什么你都赚,这支、这支…跟我买一定准没错……」阿忠是我的小名,不是小明,是小名!没打错,由于我跟小明由国中就混在一起,因此相信他一向有偏财运,就跟着他…买了。

可是,也许,我真该相信人那背、喝凉水都会尿裤头……

我也不知道我买的是什么东东,股票不就是小小的一张纸吗?爱买多少随便你,股票你爱扁、你就扁嘛,扁久了就会胖回来,再怎么扁也不会扁到负的吧,可,人就这么衰,短短的三天时间,小明竟然哭丧着脸跟我说,我现在是负债一百多万……

我可被吓晕了,幻觉!一定是幻觉……别跟我开玩笑啊,你…你……这是在糊弄我吗?辛苦的一点积蓄十几万没了还好说,不会连我贷款的房子都要吧?

小明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,他娘娘的……到底是我衰、还是误交匪类啊!天啊!谁告诉、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?

台北我快混不下去了,听说法院跟股市是商量的,怎么才不到一个礼拜耶,效率不要这么好好吗?平常怎么没这么好?

竟然来查封我家房子…还头一次看到黄黄的彩带,警匪片才有的www.uyppp.com喔……还挺新鲜呢……

呸、呸、呸…这是我买的房子耶,不要拍卖好不好?回来!给我回来!!

如果,银行要是有人性就好了,我是想继续呆…不过看来是真混不下去了,要回家也没脸回去,爸爸早些年已过去了,离开家也快十年没拿过钱回家……想来想去,就只有投奔淡水的二舅一途。

名不见经传大效堂,前口有对石狮子,正匾上头是乌翠松、镶金挂,门牌还有副对联呢……是讲相声的吗?乖乖……好大的气势,好小的店铺。

「小子啊…俺有二十年又九没看过你了,你长得还满健壮啊…」二舅捏了捏我骨头,满口操着外省腔的…还真不适应,不中不西的…奇怪,不www.gtvds.com是说山东吗?怎么不西……

还有,我妈为何没这样的腔?他到底是不是跟妈同一个老爸生的啊。

铺子里生意还算不错,舅舅是一个人药师兼药童、外加跌打损伤接骨手,全部一人工作室…够先,他也没多问我什么,我也就暂时先留下来帮忙一阵再说。

整理药材、做做粗活是难不倒我,不过要背分类表、穴位表、记记药性可累死我了,我是搞硬件的,这软软的东西怎么背啊……二舅www.ddnun.com可被我气了三个月后才敢让我进药房,不过凭着我天赋异禀的记忆能力,这些都难不倒我。

臭药名我是记不牢,但硬硬的穴道经络模型,我可是记得分毫不差。

有天,二舅一如往常的在打完第四圈麻将散场后,一个人开始喝起了闷酒,我凑过去偷吃了两口干伴猪皮与红烧肉,赫然的发现到…底下怎有本垫桌脚的破书?

这里灯光暗,聚赌的事就不要太光明啦……我把书拿近灯底下一看。

「好大巨龙?」这…这…什么名字啊?是不是情色书刊?这么破……

不,原来是这书的书皮已经破到被蚂蚁给清干净了,连第二页都被啃了一大半,剩下的字刚好排成这样。

我小心翼翼的翻开第二页……还好,下一页还很新,没破,像新的一样发亮呢…这好像是民国初那种手译本,也就是古书改译白话的交接年代作品,我没敢再翻第三页,深怕这样的书会不会突然像沙一样碎掉,正打算问二舅时,他已经转身回房睡觉去了。